资本害惨了A站,商业化路上会有多少Bug?

[发表时间:2018年02月07日 07:29 来源:爱玩敦煌游戏 作者:爱玩敦煌游戏]

资本害惨了 A 站,商业化路上会有多少 Bug?

凤凰科技 8分钟前

小储(天方燕谈作者)

2 月 2 日,A 站发布微博称:" 我想再活五百年 "。经用户测试,A 站网页端与 APP 端,至今均已无法打开。对此,A 站 CEO 刘炎焱向美媒体回应,"A 站是不是要关了,不好说 "。

A 站(AcFun 弹幕视频网)和 B 站(哔哩哔哩)是国内的二次元文化得以引入、发展以至兴盛的肱骨之臣。

作为二次元鼻祖,A 站经过了 11 年的发展,逐渐唱起了落寞的曲调,而当年从 A 站分身而出的 B 站,经过了 8 年的艰难跋涉,终于在 2018 年 1 月 11 日释放出了即将赴美上市的消息。根据《财经》杂志的报道,B 站目前已经进入了上市前的静默期,并最快将于 2018 年第一季度在美国上市。

中国的二次元文化领域,大体上就只有 A、B 站属地之分。在这样二分天下的简单格局中,B 站之所以能够胜出,有命运的垂青,有自身的坚持,也有向世界妥协的圆融。

然而,虽然 B 站在非你即我的战争中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是背靠二次元这块奇幻而孤美的沃土,孑然独立的 B 站,即使上市成功,未来的商业化之路也将会异常艰辛。

一,资本奴役了 A 站,却加持了 B 站!

从一开始的 A 强 B 弱,到后来的 B 强 A 弱,资本在面对这两家二次元文化社区网站时,展示出了截然不同的面孔和身段,扮演了不同的角色。

A 站,全名 AcFun(取意于 Anime Comic Fun)弹幕视频网,创建于 2007 年 6 月,最初为动画连载网站,后来又成为中国弹幕文化的发源地,曾经输出过金坷垃、鬼畜全明星、我的滑板鞋、小苹果等大量网络流行文化,受到年轻人的热烈追捧。

作为中国最早的二次元视频网站,A 站屡获资本青睐。截至 2017 年 12 月,A 站共完成了 4 轮、累计近 9 亿元的融资。但资本的入局不但没有让 A 站如虎添翼,反而令其不断在权力纷争和团队洗牌中江河日下,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2010 年,A 站创始人 Xilin 以 400 万元的价格将 A 站打包出售,网传其在长沙用这笔钱实现了买房买车的梦想。此后,新东家陈少杰押宝游戏视频直播赛道,借 A 站孵化出了斗鱼直播并完成了原始用户积累。2014 年 1 月 1 日,陈少杰带走了斗鱼直播,将 A 站又转手卖给了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

之后,A 站又开始了频繁的资本变动和管理层动荡,而斗鱼直播却迅速发展,现已成为了估值超过 100 亿的独角兽公司。

2014 年 4 月,奥飞娱乐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蔡东青以个人名义投资 A 站,成为另一大股东。奥飞人员空降 A 站管理层,A 站原有管理人员几乎被全部解职或调任。

2015 年 8 月,合一集团斥资 5000 万美元换得 A 站 18% 股权,并带来了 A 站新一轮的管理层洗牌,换下了不懂二次元的管理层。在专业人士的领导下,A 站的日活用户提升了五倍,迎来了既有钱又有专业团队的黄金时期。

2016 年 1 月,软银中国以 6000 万美元投资进入 A 站董事会,上任了仅半年的 CEO 孙旻被撤换,管理层及核心团队又在半年之内历经了两次大换血。

2018 年 2 月 2 日,ACFUN(下称 "A 站 ")的主页已无法打开。据了解,这一次的登录异常,是因为 A 站融资不顺,无法按时续缴由阿里云提供的服务器费用,导致服务器关闭,A 站方面没有披露此次关闭的原因。

不过,网上有知情人士透露,A 站将增发 2.5 亿股新股,投后股权结构为阿里 + 云锋基金持股 31%,而 A 站原来的实际控制人、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出让 28%的股权,老股东中文在线在本次融资后持股比例降至 16%。加上融资前优酷持有的 13.23%股权,A 站从奥飞系转为阿里系。早在 2015 年,腾讯就已投资 B 站,显然阿里投资 A 站符合其策略。

成立 10 年多次易主,在新老管理层以及资本剪不断理还乱的博弈中,A 站逐渐丢失了初心,与创始团队至今仍坚守不离的 B 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果说,B 站是 A 站创造出来的,恐怕 B 站创始人徐逸也难以反驳。作为 A 站的早期用户,徐逸当时自立门户做 B 站的目的,其实是为了给 A 站建立一个后花园,仅作为二次元粉丝们在 A 站宕机时的另外一个去处,因为当时的 A 站经常会因为派系斗争而对机房故障和运营搁置不理。

但由于 A 站的不作为,加之网站本身的体验差、改进慢,无论是 UP 主还是普通用户都需求未满,进入 2010 年,大量的 A 站 UP 主转投 B 站。

8 年过去了,当初的 B 站已超越 A 站太多,视频规模和用户体量都数倍于 A 站,稳坐二次元老大位置。据监测平台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 10 月,A 站的日均活跃用户为 73 万,而 B 站的日均活跃用户约为 1869 万,两者相差 26 倍;在 B 站即将 IPO 之际,B 站的估值已经达到了 30 亿 ~35 亿美元,相比 A 站现在约 10 亿元人民币的估值,高出了大约 6 倍。

B 站共进行过四轮融资:2013 年 10 月,完成 A 轮数百万的融资;次年完成 B 轮的数千万融资;2015 年 8 月完成了来自掌趣科技的 1223 万元 C 轮融资;最后一次,也是最大的一次,是 2015 年 11 月来自腾讯领投的上亿元的 D 轮融资,当时 B 站的估值还是 15 亿元人民币。

从 A 站和 B 站的发展对比来看,资本是否正确施展了力量,成为了二者孰强孰弱的关键。信仰有分歧,信徒会散去,如果资本发挥得好就可以把人重新聚拢过来,但是如果资本发挥得不好却可以适得其反,将人心搞得更加涣散。

A 站与 B 站在草创阶段时相距并不远,那时,从业者都是在被兴趣和义气牵引,只要没有犯致命的错误,就不会掉队太远。

但是资本进入之后,资本加持的力度便彰显了价值。B 站的资本顺利地发挥了原本的作用,就如同为 B 站插上了翅膀,让 B 站有如神助,得以扩大市场份额、得到社会关注、得到政策照顾、抢占独家版权、抢原创、搞线下、做周边、搞手游 ……

当然,资本的力量是否能够正确彰显,也取决于两站的管理者面对投资人和各种利益纠纷时表现出的水准。B 站的董事长陈睿也许没那么懂 ACG 和二次元文化,但是他是个合格的董事长,一个运营上的老司机;而 B 站创始人徐逸则非常清楚自己的不足,该进时进,该退时退,该当吉祥物时就当吉祥物,克制自己参与运营,从而大大减少了内耗。可以说,是这二人的合力,再加上资本的力量让 B 站走到了 IPO 的临门一脚时。

二,不变质亏损 8 年,如何打动资本市场?

B 站是二次元文化领域的鼻祖,也是这片曾经不被看好的奇异沃土的坚守者。8 年固守不变质的代价,就是 B 站 8 年亏损的财务状况。所以,B 站没有其他视频网站的用户摇摆之痛,但有其他视频网站的亏损之痛。

连续亏损了 8 年的 B 站就要上市了,在内容版权费用高涨的大环境下,B 站要拿什么去打动资本市场、为投资者树立信心呢?

1,B 站最大的资本,就是规模上亿的、纯粹的二次元文化用户群。

根据 B 站公开的数据,2017 年,B 站全站的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 1.5 亿,超过了全球第 10 人口大国、也是二次元发源地的日本的总人口。

2,A 站的逐渐没落,赋予了 B 站在中国二次元领域的一家独大,奠定了 B 站的鲜有性和唯一性。

3,B 站的用户年轻、忠诚,消费能力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据市场调查,B 站 90% 的用户在 25 岁以下,有 50% 的城市年轻网民使用 B 站,80% 的北上广中学生和大学生使用 B 站。在中国,10 岁到 25 岁这个区间的人群大概为 3 亿,按照这个数据计算,B 站至少覆盖了全国 45% 的年轻人群!

这个群体的上网时间远超普通人,并且,他们正在成长,正在逐渐拥有社会话语权和更加强大的消费能力。

4,B 站对于用户有着强大粘性和感召力。

B 站的用户足够忠诚。在 B 站受困于盈利之苦时,在董事长陈睿、创始人徐逸和 B 站的官方微博下都可以看到用户的喊话,表示只要 B 站能活下去,加入广告或者是开启会员特权都可以接受。每次遇到政策打击或舆论风波时,都能看到不少用户对 B 站的支持性表白," 我爱死这破站了,加油!"

在国内的视频网站领域,没有哪一家平台的用户像 B 站用户一样年轻、热血、忠实,这就是 B 站可以向资本要价的最好凭据。

三,二次元自带 Bug,商业化如何解困?

虽然 B 站有着偏安一隅的独特优势,但也不得不说,它也有着来自于二次元文化基因中自带的 Bug 和一些源于网站自身的困顿。

Bug1: 小众文化如何拓宽受众面?

虽然 B 站的用户基数不算少,但主打的 ACG 视频内容决定了它的辐射面很狭窄,大都是热衷于动漫、二次元的宅系年轻人,多为学生,属于 " 小众 " 圈子。

在 2016 年的网络视听产业论坛上,B 站董事长陈睿曾经公开过 B 站的用户画像,数据显示,B 站主流用户的年龄层在 0~17 岁,其次是 18~25 岁,25 岁以上的用户还不到 10%,而这样的用户群体年龄结构则意味着消费能力不足的现状。

因此,B 站要想继续商业化之路,就要设法拓展网站受众面以增加收入、改变一直以来的亏损状态,但这样一来又势必会伤到 B 站得以立足的 " 二次元 " 品牌根基,变成一个哗众取宠的大众视频网站。

Bug2: 免费习惯如何向付费转变?

B 站之前一直走的是免费路线,在用户的心里深深地种下了 " 免费 " 和 " 无广告 " 的种子。在他们心目中,B 站是一个远离铜臭的二次元圣地,而 B 站的 " 与金钱无染 " 也是众多拥趸无条件支持 B 站的重要原因。

两年前,A 站开始收费,苦撑不住的 B 站也开始试水会员付费制度、上线了一个 " 大会员 " 制,结果不到两个月,会员制计划就失败了。那是 B 站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付费制度的尝试。

所以,如何打破免费的用户习惯、向付费转变,对 B 站来说将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Bug3: 二次元人天然与广告为敌!

除了用户付费,主流视频网站的收入来源很大部分应该是广告,但是二次元用户对于商业广告却有着天然的抵触。2016 年,新番的贴片广告在 B 站引起了用户的反感,跑去知乎吐槽,最后董事长陈睿在知乎进行妥协公关,并喊话 "b 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 " 才最终扭转了用户的情绪。因此," 无广告 " 概念已经演变成了 B 站区别于其他视频网站的重要符号。

现在的 B 站除了在弹幕池、首页 banner 和内容页 Banner 等位置保留了广告位置,内容页基本上是一片清净。广告收入和用户体验对 B 站来说是不可兼得的鱼和熊掌,很明显 B 站在二者之间选择了用户体验。

Bug4: 版权成本水涨船高绕不开!

对于 B 站来说,版权的作用举足轻重。

根据《财经》杂志,B 站长期亏损的一大原因就是日本番剧的购买量极大,成本在没有贴片广告和内容付费分担的情况下尤其高昂。但动漫番剧资源是 B 站的优势,在强调音频版权的今天,这个成本只会水涨船高,很难缩减。

目前,B 站的大部分内容还是来自于 UP 主的上传与外部购买,如果网站自身的视频产出方面优势不足的话,如何维护好 UP 主,也将成为一个绕不开的问题。

Bug5: 收入靠游戏代理喧宾夺主!

虽然视频承包制计划、电商(二次元内容的衍生消费)、旅游项目、线下收费聚会、直播等营收都是目前 B 站收入的一部分,但只是处于小打小闹的支撑阶段,并不能救 B 站于长期亏损的泥潭之中。

B 站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游戏代理。

B 站在连续 8 年亏损之后,去年首次实现盈利,2017 年前 4 个月,B 站整体营收达 7.292 亿元,获得 9854 万元的盈利,其中游戏代理和联运收入 6.41 亿元,同比增长 267%,在总收入中占比高达 95%。

游戏更像是 B 站提供给用户的一种增值服务,这种服务的聪明之处是:游戏既不会像广告和会员制度一样触碰到绝大多数用户的利益和体验,也能够让小部分用户掏出大量的钱。这对于 B 站这样一家极度看重用户的商业公司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盈利方式。当然为了保持一贯的好口碑,B 站在游戏的筛选上也设下了高门槛,必须是高品质的二次元手游,才有可能通过 B 站触及其用户。

虽然游戏业务有可能让 B 站实现扭亏为盈,但也不得不让人担忧,未来如何才能保证游戏不会喧宾夺主、不会改变 B 站以二次元动漫视频为主的内容框架呢?

Bug6: 视频内容行业监管高风险!

视频内容行业本来就是监管与审查频繁光顾的领域,突如其来的关站、隔三差五的封印,都会让网站在措手不及的同时蒙受损失,还会伤及苦心孤诣营造出的用户体验和口碑。所以,视频内容行业是 " 高风险 " 行业。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B 站所聚焦的 ACG 视频内容又是大部分成年人难以理解的二次元文化,这种情况下,跨文化所引起的误解和冲突几率就会增加,导致 B 站在内容领域的发力要更加小心谨慎、如履薄冰。

2017 年 6 月份,A 站因没有许可证被要求关闭视听内容;2017 年 11 月底,A 站 B 站同时出现了用户无法登陆 …… 不得不说,政策风险对于 B 站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威胁。

无论如何,B 站赴美 IPO 可喜可贺。这几年间,B 站默默地投资了多家垂直二次元的相关公司,已经基本覆盖了二次元内容产业链;随着用户的年龄增长、心智成熟,他们也在逐渐体恤 B 站的不易,很多用户开始接受收费会员制度,为内容付费的好习惯也在逐渐养成的过程中。

但鉴于 B 站的内容来源、价值取向和面临的审查监管政策都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B 站的商业化之路注定不会是一条坦途。

相关标签: b站 a站

凤凰科技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排版 查看原文
最新评论

小储(天方燕谈作者)

2 月 2 日,A 站发布微博称:" 我想再活五百年 "。经用户测试,A 站网页端与 APP 端,至今均已无法打开。对此,A 站 CEO 刘炎焱向美媒体回应,"A 站是不是要关了,不好说 "。

A 站(AcFun 弹幕视频网)和 B 站(哔哩哔哩)是国内的二次元文化得以引入、发展以至兴盛的肱骨之臣。

作为二次元鼻祖,A 站经过了 11 年的发展,逐渐唱起了落寞的曲调,而当年从 A 站分身而出的 B 站,经过了 8 年的艰难跋涉,终于在 2018 年 1 月 11 日释放出了即将赴美上市的消息。根据《财经》杂志的报道,B 站目前已经进入了上市前的静默期,并最快将于 2018 年第一季度在美国上市。

中国的二次元文化领域,大体上就只有 A、B 站属地之分。在这样二分天下的简单格局中,B 站之所以能够胜出,有命运的垂青,有自身的坚持,也有向世界妥协的圆融。

然而,虽然 B 站在非你即我的战争中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是背靠二次元这块奇幻而孤美的沃土,孑然独立的 B 站,即使上市成功,未来的商业化之路也将会异常艰辛。

一,资本奴役了 A 站,却加持了 B 站!

从一开始的 A 强 B 弱,到后来的 B 强 A 弱,资本在面对这两家二次元文化社区网站时,展示出了截然不同的面孔和身段,扮演了不同的角色。

A 站,全名 AcFun(取意于 Anime Comic Fun)弹幕视频网,创建于 2007 年 6 月,最初为动画连载网站,后来又成为中国弹幕文化的发源地,曾经输出过金坷垃、鬼畜全明星、我的滑板鞋、小苹果等大量网络流行文化,受到年轻人的热烈追捧。

作为中国最早的二次元视频网站,A 站屡获资本青睐。截至 2017 年 12 月,A 站共完成了 4 轮、累计近 9 亿元的融资。但资本的入局不但没有让 A 站如虎添翼,反而令其不断在权力纷争和团队洗牌中江河日下,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2010 年,A 站创始人 Xilin 以 400 万元的价格将 A 站打包出售,网传其在长沙用这笔钱实现了买房买车的梦想。此后,新东家陈少杰押宝游戏视频直播赛道,借 A 站孵化出了斗鱼直播并完成了原始用户积累。2014 年 1 月 1 日,陈少杰带走了斗鱼直播,将 A 站又转手卖给了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

之后,A 站又开始了频繁的资本变动和管理层动荡,而斗鱼直播却迅速发展,现已成为了估值超过 100 亿的独角兽公司。

2014 年 4 月,奥飞娱乐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蔡东青以个人名义投资 A 站,成为另一大股东。奥飞人员空降 A 站管理层,A 站原有管理人员几乎被全部解职或调任。

2015 年 8 月,合一集团斥资 5000 万美元换得 A 站 18% 股权,并带来了 A 站新一轮的管理层洗牌,换下了不懂二次元的管理层。在专业人士的领导下,A 站的日活用户提升了五倍,迎来了既有钱又有专业团队的黄金时期。

2016 年 1 月,软银中国以 6000 万美元投资进入 A 站董事会,上任了仅半年的 CEO 孙旻被撤换,管理层及核心团队又在半年之内历经了两次大换血。

2018 年 2 月 2 日,ACFUN(下称 "A 站 ")的主页已无法打开。据了解,这一次的登录异常,是因为 A 站融资不顺,无法按时续缴由阿里云提供的服务器费用,导致服务器关闭,A 站方面没有披露此次关闭的原因。

不过,网上有知情人士透露,A 站将增发 2.5 亿股新股,投后股权结构为阿里 + 云锋基金持股 31%,而 A 站原来的实际控制人、奥飞动漫董事长蔡东青出让 28%的股权,老股东中文在线在本次融资后持股比例降至 16%。加上融资前优酷持有的 13.23%股权,A 站从奥飞系转为阿里系。早在 2015 年,腾讯就已投资 B 站,显然阿里投资 A 站符合其策略。

成立 10 年多次易主,在新老管理层以及资本剪不断理还乱的博弈中,A 站逐渐丢失了初心,与创始团队至今仍坚守不离的 B 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如果说,B 站是 A 站创造出来的,恐怕 B 站创始人徐逸也难以反驳。作为 A 站的早期用户,徐逸当时自立门户做 B 站的目的,其实是为了给 A 站建立一个后花园,仅作为二次元粉丝们在 A 站宕机时的另外一个去处,因为当时的 A 站经常会因为派系斗争而对机房故障和运营搁置不理。

但由于 A 站的不作为,加之网站本身的体验差、改进慢,无论是 UP 主还是普通用户都需求未满,进入 2010 年,大量的 A 站 UP 主转投 B 站。

8 年过去了,当初的 B 站已超越 A 站太多,视频规模和用户体量都数倍于 A 站,稳坐二次元老大位置。据监测平台数据显示,截至 2017 年 10 月,A 站的日均活跃用户为 73 万,而 B 站的日均活跃用户约为 1869 万,两者相差 26 倍;在 B 站即将 IPO 之际,B 站的估值已经达到了 30 亿 ~35 亿美元,相比 A 站现在约 10 亿元人民币的估值,高出了大约 6 倍。

B 站共进行过四轮融资:2013 年 10 月,完成 A 轮数百万的融资;次年完成 B 轮的数千万融资;2015 年 8 月完成了来自掌趣科技的 1223 万元 C 轮融资;最后一次,也是最大的一次,是 2015 年 11 月来自腾讯领投的上亿元的 D 轮融资,当时 B 站的估值还是 15 亿元人民币。

从 A 站和 B 站的发展对比来看,资本是否正确施展了力量,成为了二者孰强孰弱的关键。信仰有分歧,信徒会散去,如果资本发挥得好就可以把人重新聚拢过来,但是如果资本发挥得不好却可以适得其反,将人心搞得更加涣散。

A 站与 B 站在草创阶段时相距并不远,那时,从业者都是在被兴趣和义气牵引,只要没有犯致命的错误,就不会掉队太远。

但是资本进入之后,资本加持的力度便彰显了价值。B 站的资本顺利地发挥了原本的作用,就如同为 B 站插上了翅膀,让 B 站有如神助,得以扩大市场份额、得到社会关注、得到政策照顾、抢占独家版权、抢原创、搞线下、做周边、搞手游 ……

当然,资本的力量是否能够正确彰显,也取决于两站的管理者面对投资人和各种利益纠纷时表现出的水准。B 站的董事长陈睿也许没那么懂 ACG 和二次元文化,但是他是个合格的董事长,一个运营上的老司机;而 B 站创始人徐逸则非常清楚自己的不足,该进时进,该退时退,该当吉祥物时就当吉祥物,克制自己参与运营,从而大大减少了内耗。可以说,是这二人的合力,再加上资本的力量让 B 站走到了 IPO 的临门一脚时。

二,不变质亏损 8 年,如何打动资本市场?

B 站是二次元文化领域的鼻祖,也是这片曾经不被看好的奇异沃土的坚守者。8 年固守不变质的代价,就是 B 站 8 年亏损的财务状况。所以,B 站没有其他视频网站的用户摇摆之痛,但有其他视频网站的亏损之痛。

连续亏损了 8 年的 B 站就要上市了,在内容版权费用高涨的大环境下,B 站要拿什么去打动资本市场、为投资者树立信心呢?

1,B 站最大的资本,就是规模上亿的、纯粹的二次元文化用户群。

根据 B 站公开的数据,2017 年,B 站全站的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 1.5 亿,超过了全球第 10 人口大国、也是二次元发源地的日本的总人口。

2,A 站的逐渐没落,赋予了 B 站在中国二次元领域的一家独大,奠定了 B 站的鲜有性和唯一性。

3,B 站的用户年轻、忠诚,消费能力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据市场调查,B 站 90% 的用户在 25 岁以下,有 50% 的城市年轻网民使用 B 站,80% 的北上广中学生和大学生使用 B 站。在中国,10 岁到 25 岁这个区间的人群大概为 3 亿,按照这个数据计算,B 站至少覆盖了全国 45% 的年轻人群!

这个群体的上网时间远超普通人,并且,他们正在成长,正在逐渐拥有社会话语权和更加强大的消费能力。

4,B 站对于用户有着强大粘性和感召力。

B 站的用户足够忠诚。在 B 站受困于盈利之苦时,在董事长陈睿、创始人徐逸和 B 站的官方微博下都可以看到用户的喊话,表示只要 B 站能活下去,加入广告或者是开启会员特权都可以接受。每次遇到政策打击或舆论风波时,都能看到不少用户对 B 站的支持性表白," 我爱死这破站了,加油!"

在国内的视频网站领域,没有哪一家平台的用户像 B 站用户一样年轻、热血、忠实,这就是 B 站可以向资本要价的最好凭据。

三,二次元自带 Bug,商业化如何解困?

虽然 B 站有着偏安一隅的独特优势,但也不得不说,它也有着来自于二次元文化基因中自带的 Bug 和一些源于网站自身的困顿。

Bug1: 小众文化如何拓宽受众面?

虽然 B 站的用户基数不算少,但主打的 ACG 视频内容决定了它的辐射面很狭窄,大都是热衷于动漫、二次元的宅系年轻人,多为学生,属于 " 小众 " 圈子。

在 2016 年的网络视听产业论坛上,B 站董事长陈睿曾经公开过 B 站的用户画像,数据显示,B 站主流用户的年龄层在 0~17 岁,其次是 18~25 岁,25 岁以上的用户还不到 10%,而这样的用户群体年龄结构则意味着消费能力不足的现状。

因此,B 站要想继续商业化之路,就要设法拓展网站受众面以增加收入、改变一直以来的亏损状态,但这样一来又势必会伤到 B 站得以立足的 " 二次元 " 品牌根基,变成一个哗众取宠的大众视频网站。

Bug2: 免费习惯如何向付费转变?

B 站之前一直走的是免费路线,在用户的心里深深地种下了 " 免费 " 和 " 无广告 " 的种子。在他们心目中,B 站是一个远离铜臭的二次元圣地,而 B 站的 " 与金钱无染 " 也是众多拥趸无条件支持 B 站的重要原因。

两年前,A 站开始收费,苦撑不住的 B 站也开始试水会员付费制度、上线了一个 " 大会员 " 制,结果不到两个月,会员制计划就失败了。那是 B 站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付费制度的尝试。

所以,如何打破免费的用户习惯、向付费转变,对 B 站来说将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Bug3: 二次元人天然与广告为敌!

除了用户付费,主流视频网站的收入来源很大部分应该是广告,但是二次元用户对于商业广告却有着天然的抵触。2016 年,新番的贴片广告在 B 站引起了用户的反感,跑去知乎吐槽,最后董事长陈睿在知乎进行妥协公关,并喊话 "b 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 " 才最终扭转了用户的情绪。因此," 无广告 " 概念已经演变成了 B 站区别于其他视频网站的重要符号。

现在的 B 站除了在弹幕池、首页 banner 和内容页 Banner 等位置保留了广告位置,内容页基本上是一片清净。广告收入和用户体验对 B 站来说是不可兼得的鱼和熊掌,很明显 B 站在二者之间选择了用户体验。

Bug4: 版权成本水涨船高绕不开!

对于 B 站来说,版权的作用举足轻重。

根据《财经》杂志,B 站长期亏损的一大原因就是日本番剧的购买量极大,成本在没有贴片广告和内容付费分担的情况下尤其高昂。但动漫番剧资源是 B 站的优势,在强调音频版权的今天,这个成本只会水涨船高,很难缩减。

目前,B 站的大部分内容还是来自于 UP 主的上传与外部购买,如果网站自身的视频产出方面优势不足的话,如何维护好 UP 主,也将成为一个绕不开的问题。

Bug5: 收入靠游戏代理喧宾夺主!

虽然视频承包制计划、电商(二次元内容的衍生消费)、旅游项目、线下收费聚会、直播等营收都是目前 B 站收入的一部分,但只是处于小打小闹的支撑阶段,并不能救 B 站于长期亏损的泥潭之中。

B 站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游戏代理。

B 站在连续 8 年亏损之后,去年首次实现盈利,2017 年前 4 个月,B 站整体营收达 7.292 亿元,获得 9854 万元的盈利,其中游戏代理和联运收入 6.41 亿元,同比增长 267%,在总收入中占比高达 95%。

游戏更像是 B 站提供给用户的一种增值服务,这种服务的聪明之处是:游戏既不会像广告和会员制度一样触碰到绝大多数用户的利益和体验,也能够让小部分用户掏出大量的钱。这对于 B 站这样一家极度看重用户的商业公司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盈利方式。当然为了保持一贯的好口碑,B 站在游戏的筛选上也设下了高门槛,必须是高品质的二次元手游,才有可能通过 B 站触及其用户。

虽然游戏业务有可能让 B 站实现扭亏为盈,但也不得不让人担忧,未来如何才能保证游戏不会喧宾夺主、不会改变 B 站以二次元动漫视频为主的内容框架呢?

Bug6: 视频内容行业监管高风险!

视频内容行业本来就是监管与审查频繁光顾的领域,突如其来的关站、隔三差五的封印,都会让网站在措手不及的同时蒙受损失,还会伤及苦心孤诣营造出的用户体验和口碑。所以,视频内容行业是 " 高风险 " 行业。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B 站所聚焦的 ACG 视频内容又是大部分成年人难以理解的二次元文化,这种情况下,跨文化所引起的误解和冲突几率就会增加,导致 B 站在内容领域的发力要更加小心谨慎、如履薄冰。

2017 年 6 月份,A 站因没有许可证被要求关闭视听内容;2017 年 11 月底,A 站 B 站同时出现了用户无法登陆 …… 不得不说,政策风险对于 B 站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威胁。

无论如何,B 站赴美 IPO 可喜可贺。这几年间,B 站默默地投资了多家垂直二次元的相关公司,已经基本覆盖了二次元内容产业链;随着用户的年龄增长、心智成熟,他们也在逐渐体恤 B 站的不易,很多用户开始接受收费会员制度,为内容付费的好习惯也在逐渐养成的过程中。

但鉴于 B 站的内容来源、价值取向和面临的审查监管政策都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B 站的商业化之路注定不会是一条坦途。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7 爱玩敦煌游戏 版权所有

文章来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管理员,24小时内为您处理